爱游戏体育官网:《古剑奇谭》劫火焚尽,琴剑重生

2021年3月30日 by 没有评论

声明:本文是本人蛋疼时脑补的重生结局,或许存在高危漏洞,诸位考据党轻拍,另外文中含有少量不和谐因素,未满18周岁坛友请在父母陪同下阅读,谢谢!

  故事还是从宫殿山事毕,悭臾带晴雪、屠苏尸体回不周山龙冢开始……

  肆之壹

游民星空

  不周山这地方除了在太古纪事中龙套一次之外,在古一的游戏过程中并未出现过,所以暂时借了一下仙四的场景,这里是对悭臾而言第二重要的地方(第一榣山),更是它与太子长琴的太古之约不复践言之处,千年之后再回到这里应该不会只交代一下遗产分配问题、私生子就读问题、及背着太子长琴在榣山藏了多少私房钱之类的烂事。

  话说现在的情侣结婚后,浪漫一点的还会带着老公去当年的旧游之地牵个手,念两句当初的台词狗血一番,在老公感动得眼泪汪汪的情况下提出买钻戒皮衣一类的物质要求,多半不会马上遭到拒绝。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悭臾在重归不周山时也会回忆一下当日天柱崩塌时的惨状,水火二神力战钟鼓的惨烈,太子长琴付出代价的惨重(注:签中悭臾右侧的龙为钟鼓,传说钟鼓为衔烛之龙之子,如无基因变异、烛龙之妻红杏出墙等客观因素,钟鼓长相应与衔烛之龙非常近似。),并对自己这一生做出委婉的、客观的分析,再对挚友的命运发出沉重的叹息。

  太古之事的几位当事人都付出了相应的代价,钟鼓负伤逃走,不知躲到那个山沟里当了土著(存在争议),水火二神与钟鼓激战时使天柱崩塌(结合神话传说,共工应负主要责任,祝融负连带责任),各获有期徒刑千年(几千年存在争议,去东海归墟思过无争议),太子长琴直接被伏羲老板开除,兼获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无争议)。

  然而悭臾因祸得福,摇身一变成了公务员,成为赤水女子献的坐骑(可视为司机兼座驾)征战四方,退休后还给安排住房(祖洲),代出装修费用(化作榣山模样) ,多好的一个领导啊!千年时光弹指即过,昔日的榣山或许已化作了桑田,钟鼓神马的也都成浮云了,当悭臾再度见到故友时,太子长琴的一半已成为百里屠苏,如今这半个朋友也已化作荒魂,怎能不让人唏嘘?

  所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如今自己既然要挂了,总得贡献点什么东西出来,维持自己在玩家心中的光辉形象(尽管不怎么光辉),又免得故友之妻(风晴雪)守望门寡。贡献什么好呢?卸一个龙角给晴雪?估计把她哥叫来都扛不动,而且悭臾应该也没仙剧楼哥的自残癖好,所以这个想法基本上是不切实际的。

  那什么切实际呢?咱想来想去只有内丹了,本人读过几本修仙问道一类的小说,知道内丹在这些小说中可以充当原地复活的道具(比春哥给力多了),形成的原因有很多种,具体为什么形成咱不研究,只知道这东西只有修行千百年的仙兽妖物体内才产的出,要是指望我家旺财体内长出两颗是很不靠谱的。

  但咱们也别人眼看狗低,在铁柱观里被囚禁的红太狼(犬科动物)凭借自己千年的努力,终于成功的生产出了一颗内丹,据它亲口叙述,这东西是极为稀有之物,多少修行之人求而不得。如此说来,小狼的内丹已极为稀有,那么悭臾已修成通天彻地的应龙,那么内丹的价值更不可估量了,还个魂、复个活神马的应该小事一桩。

肆之贰

游民星空

  好东西送上门来,不要那就是傻子了,剧情发生到这里,以晴雪的性格(天然呆)应该不会马上喂屠苏服下,多半会和悭臾唠唠嗑,聊聊太子长琴另一半魂魄(少恭)的去向,这个时候悭臾应该比较无语,如果你在某饭馆吃完饭,结帐后服务员小姐对你说旁边有一家店比她店里的菜式多,价格低,味道好,我想你也会很无语,但帐已经结了,总不能把饭菜吐出来要回钱再到旁边那家店里去吃吧?

  悭臾只能给出第二方案,这个方案比较复杂、比较离奇、也比较扯……具体操作方法如下:以女娲部族X女之血中和血涂之阵的力量(太子长琴MADE IN女娲),激出被囚禁在玉横中的魂魄,再以秦始皇陵中的明月珠对魂魄加以修复(明月珠有重塑之功),方可使人恢复生命。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问我放血就放血呗,晴雪为啥要红果果?答案可以在仙三中找,记得紫萱在锁妖塔外给长卿解毒时也曾红果一次,直接导致长卿被当代掌门逐出师门,至于紫萱为什么红果我也给不出答案,权当是女娲族的一种仪式好了,大家有兴趣可以问一下工大~由此可知,紫萱是女娲族,晴雪是女娲部族(血统不纯),二人勉强可以算作老乡,根据家乡风俗,晴雪救人时跟着红果一下,可以说是理所当然~

  至于襄垣这厮,指望他及时醒来救人实在不靠谱,说不定等他哪天一觉睡醒,兰生的小女儿都会打酱油了。

  现在操作方法有了,至于操作地点,我原计划是在冰炎洞(宿命之地),但考虑从西北的不周山到南方的乌蒙灵谷路程太远,天气热的时候可能导致尸体腐烂,夜深人静的时候可能会导致尸变,万一路上再碰见要效法伍子胥鞭尸泄恨的甩发哥……

  总之一路之上变数太多,所以操作地点被改为中皇山,一是由于路程较近(这两个地点在仙四、古一的大地图上都处于北方),片刻就能赶到。二是气候寒冷,晴雪到秦始皇陵中取明月珠时尸体不会腐烂。

  或许又有人要问我,为什么中皇山里也有这样的洞穴和石床?答案也很简单,幽都属于女娲部族的政治中心,乌蒙灵谷属于女娲部族的下属部门,服饰、礼节都一模一样(参考静虹、风三水等人),墓葬制度应该也相差不远,属于苗族较为著名的洞葬,或许中皇山中有这么一处到几处洞穴做墓室,洞中不设棺椁,只把死者置于石床上长眠,以雪山的寒气维持尸身不腐不败。

  说到这里问题也出来了,让晴雪对着这么多人(即使是死人)红果,未免有点难为情,但考虑到幽都是女娲部族的政治和文化中心,给高级别的死者搞个单间包房,好象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肆之叁

游民星空

  晴雪按流程操作完毕,到这个时候屠苏应该醒了,对某个人的刻骨恨意已在这一死一生中烟消云散,此时他看到……嗯……(此处省略若干字)小两口缠绵过后(此处可根据个人口味选择性无视或脑补),晴雪对屠苏说了他复活前发生过的一切,如悭臾吐出内丹,告知还魂方法等等,屠苏听罢陷入了沉思。

  当然,他沉思的不是是否要对晴雪负责任,以及在父母没有固定工作的前提下生下孩子如何抚养等高深度问题,而是纠结于那个体内拥有和自己相同魂魄的人该不该救,救下之后那家伙会不会重操旧业,继续做他的等身手办,经过短时间的考虑,屠苏终于找到了理想的突破点——巽芳。

  少恭之所以热衷于担任等身手办生产公司的厂长及负责人,主要是因为这几十年来巽芳不在身边,少恭一人难解寂寞之苦(谢绝想歪),以致于在没有办理营业执照的前提下独自承包了等身手办生产线,如果那时候有个老婆在旁边管着,每个月工资如数上交,谅欧阳厂长也不会做出太过激的举动,如今只要解了巽芳的毒,一切都好办,于是屠苏一拍大腿,去蓬莱!

  此时宫殿山上大火已灭(焚寂被带走,殿中无可燃物),恭芳二人相依相偎,尹灯泡酩酊大醉,大殿内一片狼藉,虽然偶尔会发生坍塌现象,但考虑到这三人均是重要人物,即使坐在石柱下面都不一定被砸的中。这时候晴雪发扬不念旧恶,救死扶伤的红十字精神,和屠苏把人架出宫殿山后说明来意,就把悭臾的内丹交给欧阳厂长服用。

  本是顺理成章的事,哪知道在这里出了岔子,你肯给,人家不肯吃,倒不是欧阳厂长担心投毒,以他的而言只要余光一扫就看得出是不是真品,而是厂长没面子吃,想想也是,换做是我既调教人家哥哥,又坑害人家老公,还想把人家做成等身手办,八成没脸面对人家,欧阳厂长的厚黑学水平虽然接近炉火纯青,这时候也不好意思吃人家送来的内丹,于是,果断的扭头表示拒绝。

  让我吃也行,给个台阶下先!这应该就是欧阳厂长当时的想法。这时候晴雪把内丹交给了巽芳,在一番温柔攻势和苦口婆心的劝告下,欧阳厂长顺天应人的服下了内丹,其实在制签的过程中这个小环节大可省略,可君不见自古帝王登基前总有一帮大臣呼天抢地的哭告,在众人三番五次的请求之下才肯穿上皇袍,无非走个流程,免得给人留下话柄而已。

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平台爱游戏平台爱游戏平台爱游戏平台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